區塊鏈的中國故事剛剛開始

2018-02-28
分享至:

“什么是區塊鏈? ”

對此,很多人表示:

“你說的每個字我都認識,連一起我就不認識了”。

《人民日報》關注的區塊鏈究竟是什么?

下面,就給大家講一個區塊鏈的中國故事:


      The Trust Machine 創造信任的機器

出身于極客圈,看則高冷的區塊鏈,其實與普通人的生活很近。對于洪都拉斯的一名叫瑪麗婭的老婦人來說,區塊鏈技術的應用可能意味著保住她已經住了三十年的房子。2009年,她被警察和拆遷者突然勒令她離開自己的房子,在向政府申訴時她發現,在房產登記部門那里的記錄顯示,房子在另一人名下,她只能離開。事實上,是腐敗的官員修改了房產中心的數據資料。在戰亂頻繁或腐敗滋生的地方,此類情況并不少見。洪都拉斯針對這種情況,決定和一家區塊鏈技術公司進行合作,嘗試用這一技術進行本國的房產登記,以此杜絕人為篡改的現象發生。簡單而言,區塊鏈本質上是一個分布式的公共賬本,由一個個數據塊構成,塊與塊之間通過哈希值進行連接成鏈。每一個交易(如房子產權的轉移)都會在網絡上產生出一個區塊,并且將之“廣播”給網絡中所有的參與者。只有足夠多的參與者同意這個交易有效,它才會被寫入。也就是說,少數腐敗官員企圖篡改瑪麗婭的房產信息,在區塊鏈技術下就是不可實現的。


僅僅從技術上看,區塊鏈似乎只是一個小小的改變。“共享式公共總賬的概念,聽起來可能沒那么革命性,也并不性感。”《經濟學人》發文稱。但是,就是這個小小的改變,讓區塊鏈具備分布式、加密、可復制、不可篡改等一系列特性,更重要的是,它不需要任何第三方來進行信用背書,通過這種“人人可見、人人參與”的方式,它本身就創造了交易雙方的信任。

這種信任,在市場經濟誕生之后,一直由中介、銀行、第三方機構或機構來予以保證。而無論是洪都拉斯房產登記環節的官員腐敗、美國安然公司等巨頭倒塌背后爆發的財務欺詐,還是那場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機,都在反過來證明區塊鏈的革命性所在:信什么都不如信技術。《經濟學人》將之稱之為“創造信任的機器”(The Trust Machine),認為區塊鏈的價值遠遠超過喧囂一時的比特幣,“真正的創新不是數字貨幣本身,而是鑄造出它們的信任機器,而它的希望遠不止如此。”


“幾百年一遇的機會”

2016年8月中旬,《區塊鏈社會》的作者龔鳴走入上海長樂路上的一家會館,為自己的新書現場簽售。現場座無虛席,這讓他有些驚訝。他向《南方周末》表示,“像區塊鏈這樣小眾的話題竟然也能吸引那么多聽眾,有些出乎意料”。實際上,在金融圈,區塊鏈概念早已是熱議話題。南方周末當時的文章標題就叫作《金融圈為何人人都在談論區塊鏈》。作為以信用為本質的金融業,區塊鏈這種改變信用產生機制的能力,是具有顛覆意義的。因此,自2015年起,全球許多金融巨頭都在聞風而動,紛紛開展區塊鏈創新項目,探討在各種金融場景中應用區塊鏈技術的可能性。而在中國,面臨著第三方支付機構狂飆式跑馬圈地的金融機構,偏愛區塊鏈技術的更深層次原因在于,它或許將從幫助傳統金融業重構其底層架構,將所有的金融服務場景都互聯網化,為自己增加更多的互聯網“基因”。


“在金融科技領域里,區塊鏈是非常能夠改變行業的一項技術。因為區塊鏈是從底層對金融行業記賬和交易基本機制的改變,完全有可能在未來引發金融行業根本性的改變。”  質數金服 CEO鄧柯 表示,熟悉和理解區塊鏈技術之后,很多很多金融從業者的感覺都是“非常興奮”,他也是其中一員。在他看來,這可能是金融業幾百年一遇的機會。當時,鄧柯是北京一家金融公司的技術總監。由于看好區塊鏈在金融領域的創新機會,他去說服自己十多年的好友李貴寧和他一起在區塊鏈領域創業,“我把喬布斯當年煽動斯卡利的那句名言進行了小小的改動:“你是想一輩子靠股票賺錢,還是想和我一起去改變世界”這句話打動了李貴寧,把手頭的股票悉數拋售加入團隊。從2016年開始,這支主要人員來自螞蟻金服、朗訊貝爾實驗室等企業的團隊,開始專注于區塊鏈底層核心技術的創新和研發,希望使用這一技術對傳統的金融行業進行服務和改造。


決定性的毫秒

嗅到海量市場商機的,當然并非僅有鄧柯和他的質數金服團隊。普華永道2016年的數據顯示,全球已有數千家區塊鏈初創公司,僅在前三個季度就獲得了14億美元的投資。


質數金服CEO 鄧柯


 “區塊鏈是一個特別有意思的技術,因為概念火了兩年之后,還沒有一個真正的好的技術平臺出來。”鄧柯說,區塊鏈在金融行業里應用的主要難題在于,當前的區塊鏈技術僅適用于低頻次、低流量、應用環境高延遲的業務模式,與傳統的金融業務邏輯區別太大。因此,有人提出,如果上層金融系統不完全重寫一遍,根本沒有辦法應用起來。而在他和團隊看來,完全重寫金融系統這件事情很不現實,這是因為,金融系統以穩定為主,大的金融系統能在五年或十年時間里重寫一次就不錯了,而全部重寫一遍金融系統來適應區塊鏈技術,幾乎沒有可能。這也是目前金融系統普遍看好區塊鏈前景,但是應用落地卻相對緩慢的重要原因,而質數金服研發的技術,從一開始就是希望去解決這一問題。質數金服創業團隊的主要成員除了技術“大拿”,還有很多在傳統支付清算行業工作的專家,因此在設計底層技術架構的時候,就考慮到上層業務的需求和現實狀況。在創立之初,質數金服就把區塊鏈實時交易和清算作為企業的主營方向,當時這在業界尚屬少見。但是,2017年以來,全球的各大銀行和一些大的金融機構,紛紛開始考慮使用區塊鏈進行實時交易和清算的業務方向時,“地球人”一致看到了區塊鏈實時交易和清算的潛力。


“我們在行業里面其實有著先發優勢,無論是系統還是技術。”鄧柯說,質數金服的Primeledger系統可謂最適合金融交易清算場景的平臺。從量化的指標看,衡量實時系統有兩個關鍵指標,一是每秒能處理多少筆交易。質數金服目前能夠在區塊鏈的主鏈條上做到一秒鐘處理15000筆的交易,這是當前市面上所有區塊鏈系統的最好表現之一。二是每筆交易需要等多少時間才能得到確認。這是行業里實時系統最重要的數據。這就像在超市里買一瓶礦泉水,掃碼支付幾乎在一瞬間就能成功,而如果要等幾分鐘才能收到支付成功的信息,用戶就不會再使用這種支付方式。以頻繁買進和賣出的股票市場為例,如果買賣雙方等待幾分鐘才能得到確認,而那時股價已經發生了變化,這種就會變得毫無意義。因此,必須要有非常高的響應速度,才能夠滿足金融機構的要求。而質數金服目前能夠做到,確認完成一筆交易的等待時間控制在200毫秒左右。


這個數據,要比目前比較流行的以太坊公鏈系統的每秒平均交易數量高600倍以上,平均交易時間快100倍以上。“在當前所有的區塊鏈系統中,這個性能指標,我們應當是最好的,同時,我們還擁有Primeledger系統完全自主知識產權,超過20項核心發明專利”,鄧柯說。200毫秒,只相當于人眨一次眼的時間,但對于金融系統來說,這一速度的提高則是決定性的。當確認完成一筆交易的等待時間接近傳統數據庫水平時,金融系統對接區塊鏈技術就變得更加可行了。


質數金服榮膺2017陸家嘴全球金融科技投融資峰會“最佳科技金融生態獎”


質數金服還與四川省自貿區金融服務局合作建設金融監管沙盒系統,提供事前和事中監管,控制風險交易的發生,事后還可以對違法交易進行排查。“傳統的方式很難實現數據的實施監管,但區塊鏈就能實時反映交易數據,并且在風險發生之前通過系統判斷及時阻斷。當被監管方賬戶出現異常并被判斷為高風險行為時,相關監管部門就可以立即進行約談或前往現場檢查。” “公司2017-2018年預計落地商業應用項目超過17個,產值超過100億人民幣,并且海外業務將有80%以上的收入占比。”鄧柯說,他和他的團隊想讓區塊鏈技術在中國最快落地,且擁有最大范圍的商業化應用能力。


區塊鏈技術,在中國的故事才剛剛開始......
急冻钻石?APP 三分彩开奖查询 广西11选5投注工具 BG娱乐棋牌游戏平台 香港代购珠宝怎么赚钱 彩票中奖重复号码查询 北京pk10最稳办法 股票涨跌的秘密 澳洲幸运5平台 乐彩网大乐透走势图 网络棋牌游戏输赢原理 考游艇驾照赚钱吗 湖南幸运赛车近1000期 宁夏11选5手机 苹果手机赚钱软件挂 乐彩网17500 安徽十一选五18101058